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资讯 / 正文

山西长城看偏关,水路隘口关河口

2020-09-02| 发布者: 风景在远方| 查看: 84580

明代宣德年开始,兀良哈、也先、鞑靼等蒙古残余部落开始入侵偏头关,关西关河口与蒙古势力仅一河之隔。到了冬季,黄河、关河水结冰,平日气势磅礴、奔腾不息的大河变成一马平川的通途大道,失去往日的天险。沿关河口 ...

明代宣德年开始,兀良哈、也先、鞑靼等蒙古残余部落开始入侵偏头关,关西关河口与蒙古势力仅一河之隔。到了冬季,黄河、关河水结冰,平日气势磅礴、奔腾不息的大河变成一马平川的通途大道,失去往日的天险。沿关河口顺关河往东二十里即是偏头关,时任总兵李谦看到了这个薄弱点,即在任第五年的宣德九年(1434年),在关河口蚂蚁崖下筑石桥跨沟,石桥连接南北悬崖,下建三眼石拱洞,拱洞加装铁栅栏,上置重楼,驻军远观敌情,扼守隘口。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十月,北元踏冰从关河口进入天峰坪,抢掠到桦林堡。

山西长城看偏关,水路隘口关河口

关河口往东约400米,一大回水湾叫阎王鼻子山,对面是柴家岭村西崖壁,形成一个叫“水瓮圪洞”非常狭窄的峡谷。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兵备道赵彦在此处修筑第二个隘口,并在关河口建望台四座,沿隘口北坡、南坡修筑两段长城,现存高度0.5米—3米。

阎王鼻子往东南约400米关河南坡 V 字沟口有一暗门,夯土修筑,暗门左右夯土墙延伸至东西的大古寨、小古寨。这两个兵寨建在四面环沟的天然小山上,筑有石墙,自然山石垒砌,顶部平坦。查遍《偏关县志》,《偏关志》没有找到寨子的任何记载。站在兵寨顶部远看两个隘口,离的这么近,推敲应为关河口守关将士的驻地,修筑年代不详。

从暗门过关河上柴家岭村有一条古道,通往杨家村,天翅湾,姑姑庵,紫金山,十八盘,井儿上,滑石涧,一直通到内蒙清水河单台子。1987年8月25日,横跨关河

63米高、42米长的单孔双曲拱桥柴家岭大桥竣工通车,这条古道才退出历史舞台。

大古寨脚下是一块约30亩的平地,南为深沟,一条碎石土墙围绕在寨子南侧,墙截面没有夯土层,疑似早期长城,但没有有效的证据。2019年开始修建的黄河一号旅游公路穿大古寨东西向通过,文物部门立即对此处进行探方,从去年秋天到今年七月份,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县博物馆考古挖掘1200多平方米,出土完整的龙山文化时期石城,确定年代为4200—4500年,是山西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石城,更新了北方石城起源的认识,属史前河套人遗址,成为偏关黄河文化的重要载体,把偏关有实物佐证的历史提前了两千年。

民国二十八年十二月,偏关顽固县长朱五美,在全县人民发起的反顽固斗争压力下,故率其残部逃往黄河对岸的内蒙准格尔旗十里长滩,之后朱五美部队经常抢劫关河口一带。1946年,偏关县成立河防委员会,由白庆元领导在关河口设立河防部,由二区武工队和民兵守卫关河口至老牛湾渡口及沿线村民的安全,并从县城至关河口架设电话线路,给河防部配备了电话机。

8月12号下午,我和杨俊峰会长站在正在修建的关河口驿站,黄河峡谷与关河峡谷在这里交汇,鬼斧神工的关河口,史前文明、古军事文明、现代文明交织在一起,展示出不同的风采,让人浮想联翩、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867507685051335181/

0人已打赏

©2001-2018 宿松头条官网 http://www.ssttgw.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19001615号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0556广告合作客服QQ:175791058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