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资讯 / 正文

小说:一场意外让他腿部受伤,二郎该起来吃药了。

2020-09-04| 发布者: 风景在远方| 查看: 136945

刘青也是没想到他才刚刚把最后一点药材放到阴凉且避雨的地方,这雨就直接下了下来,大颗大颗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也让他有些慌了神。下一瞬,刘青便一边朝堂屋跑一边在衣裳上擦手,在将堂屋的伞拿上后,刘青也是迅速 ...

小说:一场意外让他腿部受伤,二郎该起来吃药了。

刘青也是没想到他才刚刚把最后一点药材放到阴凉且避雨的地方,这雨就直接下了下来,大颗大颗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也让他有些慌了神。

下一瞬,刘青便一边朝堂屋跑一边在衣裳上擦手,在将堂屋的伞拿上后,刘青也是迅速一手拿伞一手撑伞冲进了雨里。

朱清雅在雨下下来后就一直在屋檐下边望着刘青的一举一动,在刘青冲出院子时朱清雅也是连忙朝着他的背影喊道:“你自个儿也要小心着点儿。”

刘青在听见朱清雅的喊声后,也是一边跑一边应下声来。

而在刘青走后,一直在堂屋右侧住着的萧炎和逍客也算听见了屋外的喊声,在萧炎的命令下,逍客在朱清雅打了声招呼后,也是迅速带着人加入了寻找二郎的行列之中。

毕竟仔细算起来,这二郎如今已经出去了许久,且按照二郎如今的性子,知道他许久不曾归家朱清雅定会担心,也会在下雨之前就赶回来的才对。

朱清雅自从院子里的人大多都去寻找二郎后,就一直抱着李宏钰在屋檐下焦急地渡步,而萧炎也是察觉到了朱清雅的不安,直接来到了主屋外长廊的左侧,隔着雨朝朱清雅道:“你不必担心,这么多人出去找他,必定是能够找回来的。”

朱清雅听着萧炎的话,虽说心底依旧盘旋着不安,但还是朝着萧炎点了点头。

之后良久,萧炎都一直站在长廊左侧隔着雨陪着朱清雅,而朱清雅的脑子里也是不断地在盘旋着。

在寻找二郎的那批人还未归来之际,朱清雅就已经回到屋内拿了把油纸伞打上,快步来到了萧炎所在的长廊,并在收伞后直接大步流星的来到了萧老夫人的屋内。

萧炎瞧着朱清雅这般,也是连忙紧跟而上,但当他来到屋里时,朱清雅已经将李宏钰交到了萧老夫人的手中。

“萧老夫人,孩子他爹迟迟都不曾回来,想必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乐乐还要劳烦您照顾一下。”

萧老夫人闻言心头也是一紧,刚想开口,已经进到屋内的萧炎便道:“这外边下着大雨,你可别冒险出去找。”

朱清雅闻言却是转头望了眼萧炎,随即转头望向萧老夫人道:“我并非是要出去找,而是要去准备药材,以便不时之需。”

虽说朱清雅不太愿意往坏处去想,但二郎出去了这么久都不曾回来,如今去找他的人也是迟迟不曾归来,她也只好做上二郎在外受伤的思想准备,而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去将所有能用得上的药材都搬一些到自己屋里去。

若是二郎此次真的受伤,她也能尽快给他进行医治。

萧老夫人好歹是经历过事儿的人,见朱清雅如此冷静沉着的应对事件,也是认同的点头应声,同时对朱清雅也不由燃起了一抹赞赏之色来。

朱清雅见萧老夫人已经同意,也是立即转身跑向二楼,在找到可能需要的所有药材后,又将其统统用她许久不曾用过的小背篓装好带到了她和二郎所住的屋内。

直至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后,屋外也已经传来了阵阵说话的声音。

“快,快去开门。”

“哎哎哎,你们小心着点儿他的腿,还伤着呢!”

“快,将人抬进去,我这就去准备药!”

在刘青说完这话后,也是连忙准备往堂屋跑,可朱清雅也已经听见声音,迅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朝着早已淋透的众人道:“将他抬到屋里来,药材和可能用到的东西我都已经拿到屋里来了。”

一行人一听到朱清雅的话,也是连忙抬着二郎朝朱清雅所在的方向赶,而朱清雅也从那些抬着二郎的人身后瞧见了他。

二郎皮肤本就比较黑,可如今却因为自己身上的伤势,染上了一抹白,就连嘴唇也是恰白恰白的,但因为人群将二郎挡了不少,她也无法判定二郎到底伤到了哪里,只得带着那些人进到屋内,并让他们小心翼翼的将二郎给放到床上。

二郎此时虽说伤势有些严重,但人还算清醒,当他瞧见朱清雅因为担忧他而眼眶与鼻头微红时,忍不住朝着朱清雅抬起手来。

朱清雅瞧着也是连忙凑上前去,不过在二郎摸到她脸的那一瞬,朱清雅隐忍已久的泪水终于不争气的流淌而下。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朱清雅闻言却是抬手胡乱的擦了擦泪水,语气愠怒的道:“说什么傻话呢!”

说着,朱清雅又连忙开始打量起二郎的身体。

刘青为了节省二郎的体力,也是连忙开口,道:“起先回来时我已经问过了他的伤势,他伤的是背和腿,而且腿上的伤似乎挺严重的,他走回来的那一路上血水跟着雨水流了一地。”

朱清雅听到这话后心头瞬间一紧,但很快朱清雅还是狠狠深吸了一口气,在心情平复下来后,才朝着始终候在一旁的刘青道:“药箱里的剪刀拿出来,然后将里面的麻药、银针以及手术工具都给拿出来,另外再将我拿进来的那几盏煤油灯都点燃放到凳子上照着我。”

她起先将东西都搬到屋内都还不曾将其从药箱里拿出来摆好备好,二郎就已经被抬了回来,如今也只好开始指挥起刘青来。

如今二郎受伤,这屋子里待着的人也是不少,在朱清雅一声令下后,屋子里的人都纷纷开始分工行动,在朱清雅说完话没多久,所有的东西就已经准备齐全,而朱清雅也已经从刘青手里接过剪刀,将二郎的裤腿剪开,在扯动裤腿时,二郎腿上的伤流血也是愈发严重。

起先就已经被血染湿了的床,此时更是以肉眼可见的湿透。

朱清雅看着二郎那足足有六寸长的伤口时,拿着剪刀的手还是忍不住狠狠颤了颤,但很快朱清雅还是将心理的情绪压制下去,由刘青亲自递上最银针扎在了二郎的关元、血海、三阴交、地机以及隐白等穴位帮助止血。

哦呵呵呵~本酸菜要开始恶搞了!(不过大家请放心,该走的终究是会走的,而且很快了。)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865298326745514504/

0人已打赏

©2001-2018 宿松头条官网 http://www.ssttgw.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19001615号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0556广告合作客服QQ:175791058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