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 租赁 / 正文
阿域原创:一个人行游在江湖二:黄冈-宿松-安庆-怀宁-潜山-岳西
AlexisopFaw 发表于:2020-11-10 00:57:21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51815
阿域原创:一个人行游在江湖二:黄冈-宿松-安庆-怀宁-潜山-岳西

圆视2019-07-31 11:06:30

阿域到黄冈后没有再换车,而是住下了酒店。随后打了个车前往东坡赤壁玩,一问车价五元起步,司机还乐呵呵地开起来,幸福感很足的样子。

东坡赤壁除了些后来人造景观和假文物,也没什么,可见当初模样的东西,什么惊涛拍岸、大浪淘沙与此山此园中景物绝无可比之处。黄冈城市不大,感觉生活在此还是很幸福的,后来阿域又一次来过此地,待后表。

从黄冈到黄梅,再从黄梅转车到宿松。在宿松县城,阿域约见了在群里认识的另一支吴氏的一位宗亲,他也是多年寻亲未果。阿域与其交流很多,并对自己的考证指出,黄梅一带吴氏宗族家谱世系混乱。后来阿域与其他几支宗亲到岳西、潜山等地与当地宗亲交流时,发现他们的家谱也有乱接世系现象。

在县城呆了两天,阿域便回到亲爱的父母家中拜见父母,看到父母身体很好心里也很高兴。不几日表弟也从外地回家了,约见后便邀他一起去小姑山玩,并对一个在那承包土地的表侄的项目和环境进行考察。

当阿域与表弟第二次又去小姑山,在与表侄沟通中发现很有些距离,更重要的是当地环境和条件还不是太成熟。比如阿域的表侄说空房子很多,租房好找,但当真去找时却又迟迟找不到。这一次去小姑山,阿域和表弟们受到阿域表哥的热情接待,中午的宴席安排在复兴街上。

说来阿域与曾经也是老江湖的表哥还 来了个南北酒席文化大碰撞。阿域将最后的北方所谓“发财酒”倒给表哥,但表哥以南方酒文化理解为“残酒”,最后还是那表侄解围说是发财酒,年轻的表侄对此还是很有见解。第二次去小姑山时不仅得到管委会主任接待,阿域还与十几年前就电话认识的行义和尚相见。在山上行义和尚的接待室,阿域第一次与行义和尚作了很长时间的思想交流,与其交谈中阿域得知了一些“社会真相”。

阿域回到县城,不想与几个皖西南论坛老友约见聚会一次。一位坛友的先生正好在某乡政府工作,顺便与他打听了下附近的房子,没想到还真有,他认识一处建有徽式仿古建筑的大四合院的房主。后来联系到房主的哥哥,一位当地大地主,他带我们看了这房子。这处建筑虽设计不够大气,但外观还是比较气派的,主要是院子里被无情地加了一道院墙,把偌大的一个四合院一分为二,好不令人感叹房主(另一位房主)的用意和格局。最关键是房子还没有装修,现在成了三条大狗的狗窝。阿域去看房子时还要请来专门喂狗的人去支开那狗和拦住以防狗吓人。随后房主的哥哥又开车带阿域去看了自己承包的牧场和农场,还带阿域去街上一起找寻其它合适的房子,但都没找到。

后来,阿域约了那四合院一位房主面谈,以致谈到安装中央空调要拉三厢电源时,那房主却说:“我这样跟你说吧,三厢四线到了我家门口电线杆上,也就是说我帮你拉根线进屋,至于外面的线带不带滴动我管不了。”这一下将阿域的激情给浇灭了。后来阿域想想,给房主一个缓冲的回答说:“我想装修时把中央空调一起安装,现在想先去筹办一个拍卖会筹点款,你不要急。”那房主说:“我不急。”可到如今,阿域筹办的拍卖会还没成型。

在联系那四合院时,阿域住在那街上的一家民宿旅馆。后经闲聊起这家店老板还是阿域的本家,还正是与先前在县城见过的宗亲是一支。闲谈间,老板娘说到他们家有两栋三间两层楼房没人住,门口场地也很大,只是在高速路边上有些吵闹,住人怕不安静。

阿域果断去看看,一看那两栋房子连在一起,里面居然全是木楼。阿域开始有些喜欢这独特的木结构房子,现在很难见到。房子虽有些旧,但收拾一下住人还是可以的,而且这里离阿域的父母家也很近,骑个电瓶车就可以回家。

阿域后来想到这房子的具体用途时,这里只能作博物馆,做民宿显然不现实,但博物馆如果当地人不支持,它的价值也不会太大。后来再与那民宿老板的父亲谈,他是一个生意人,可能对价格期望较大,与阿域的心里有较大距离,只得再考虑了。

顺便说下那个加引号的美丽乡村,美丽民宿的美丽老板娘吧,也就是本家宗亲的儿媳妇。在阿域临走时结账,那位美丽老板娘问阿域要的价格,却比其他外地来的客人多要几十元(与外地人结算的价格,是她此前自己跟阿域说过的,且外地人是二人住)。阿域问老板娘为何要比外地人贵些时,老板娘有些不好意思说:"你看着给吧。”最后用微信支付时,阿域还是比外地人的价格多给了些。

阿域正在这街上住着还没走,头天晚上差不多半夜了,突然接到某宗亲会筹备人发来微信,说第二天来宿松找他交流宗亲会的事情,主要是邀请阿域加入这个筹建的组织。阿域想自己不在家,在县城也不熟悉,不知道在哪里怎么接待才好。于是阿域让那位联系自己在县城见过的宗亲,让他找地方,到时会过去。再说阿域在县城见过的这位宗亲,与他们的筹备组已经有过一次联系,且开过一次会议。

当晚约好次日中午见面,筹备组一行五人来到县城,正好阿域先到了预定的饭店包间。不一会,阿域此前见过的宗亲带着另两位宗亲也来到。这样,大家就边喝边吃边 抽烟喝酒地乱聊一通。阿域一直没明白那位筹备组召集人此行的目的和工作流程是什么,想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此次会面接待虽是另一位宗亲安排,最后还是阿域主动买的单。

阿域通过此次会面交谈中得知,另一临县的宗亲会,正在建一个较大的吴氏祠堂,说占地多大多大,房屋很多间。阿域便提出可否在那办个吴氏博物馆,那宗亲当即就说:“你去看看再说,这个还要与其他宗亲商议。”

过几天,阿域又请来表弟,让他开车一起去临县拜访那个在建的吴氏祠堂。当阿域见到这个建筑时,感觉设计场地规划还是相对可以,特别是傍边有很大的停车场地,以及那祠堂边的水塘中曲桥小亭的设计,很有点艺术气质。

目前祠堂还在建设中,看不到最后竣工的模样。另外据他们说二楼计划建设办公楼,如果做博物馆也是可以。后来阿域参观了觉得场地也不是很大,心想这个祠堂做个小博物馆,自己有所驻地后,再去找个院子做民宿博物馆也好安身立命。后来,阿域让那位主管建筑祠堂的宗亲帮找房子,他说没问题,去看了几个院子,但都没人住,没找到人,也就不了了之。

当晚,阿域与在安庆的一位本家同学联系后,与表弟一起开车来到安庆市区。阿域和表弟受到本家同学和另一位在学校当老师的杨同学的盛情款待。

餐后,阿域还见到三十余年未见的另一位在此工作的杨同学,杨同学见面很是热情健谈,还邀请阿域他们去他那里去住,而此前阿域他们已经在定好了宾馆,就谢绝了。

次日,阿域又与某宗亲会筹备组几位宗亲同去岳西和潜山,去拜访那边的宗亲会,都受到热情接待。只是在酒席和会议的烟雾缭绕中,阿域被二手烟熏起来甚至上了老烟瘾,有时随手接上宗亲们递上的烟,也故伎重演地熟练的抽了起来。戒了已经十年的烟,在阿域的手指间又被重新燃烧起来。关于此,阿域写有一篇《烟与酒的战斗》中单述。

几次宗亲交流会后,阿域多认识了几个宗亲,还没怎么记住名字。除了陪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喝茶、抽烟,此后阿域的言语少了,有种失落在寻亲之中显现。特别是在潜山时,见到那里宗亲的家谱,阿域提出自己的看法,当地那位宗长随即收起了家谱,似乎说出其中的谬误才是阿域的错一样。后来在酒席上阿域向那位宗长致歉说:“如有冒犯请多包含。。。”,也就一笑而过不再谈及此事。

再次回到安庆,最后阿域决定 还是先回上海崇明岛去收拾东西,也好看看房子,长时间没人住说不定又长霉了。就这样与表弟相别安庆,阿域踏上开往上海的列车。

在崇明岛上阿域一个人安静独处呆了几天,很有些不想走的感觉,也许此前跑了那么多地方有些累了。在岛上的生活在此不多表,详见阿域的《其实不想走:美丽聪明岛上生活录》。


收藏
举报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19435032785584647/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2001-2018 宿松头条官网 http://www.ssttgw.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19001615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0556广告合作客服QQ:175791058Comsenz Inc.